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纪念馆

 

那天,天很冷,秋叶飘落,满地金黄,树梢上还挂着几颗星星点点的山楂……

这里是国科大西区的后山,这里曾是无数年轻人孕育梦想的地方,当然,如今我们在传承……

第一次到【两弹一星】纪念馆,我便是以讲解员的身份来的,看着那些看似陌生却如此熟悉的展板,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这里有太多的故事,这里有太多的感动,这里也有太多的埋葬,埋葬了青春,埋葬了荣誉,甚至埋葬了最大的孝道……

如今,我想做历史台阶上虔诚的扫尘者,轻轻擦拭着每一块方砖,让那些年默默无闻的感动再现世人眼中,让更多的人为这一段段故事落下真诚的眼泪。

走到尽头,一个年轻而英俊的黑白照片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笑得那么纯真朴实,在这张照片下面,写着三个字——邓稼先。

我驻足不前,眼眶开始模糊,在众多两弹一星的奉献者中,有太多让我泣不成声的故事,而他的故事,我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今天是感恩节,似乎,应该从这里说起……

历史倒转,回到那个年代,有些简陋的病房,白色的墙面,一个老妇人有些憔悴的躺在病床前,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拿出一份报纸,这份报纸是当天的人民日报号外,打开报纸,一张巨大的蘑菇云照片在头版中赫然刊登。女人大惊,病床上的老妇人问道:“希希,怎么了?”

“妈,我们国家的原子弹在西北爆炸成功了……”女人似乎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反复看着报纸。

“西北……”病床上的老人呢喃着,“稼先不也在西北嘛?”

女人有些迟疑的说道:“妈,我也不清楚,稼先没和我说过……”

老人似乎有些激动,有些虚弱的身体在颤抖着:“一定是稼先,他是学核物理的!”

几日后,一个男人出现在病床前,眼含泪水看着床上的老妇人,老妇人面色更加憔悴,男人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着心情轻声喊了句:“妈……”

老妇人睁开眼,看到了那张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的面庞,那是她的儿,她的心头肉,可是却太久没有见了,竟有些认不出来,黑了,瘦了……

“稼先,能告诉妈么?”

男人低下头,有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

“孩子,我都猜到了!”老妇人说着从枕头下面拿出那张人民日报号外,“我都猜到了……”

男人没有说话,他不能据实以告,却也不想否认,他想安慰卧病在床的母亲,却一切都不能说。沉默良久,男人说了句:“妈,原谅我的不孝!”

老妇人微微笑了笑,说道:“孩子,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对国家尽忠就是对母亲最大的孝……”

男人再也忍不住泪水,他不曾想过,这一见面,便是母子诀别,母亲似乎就是在等着这一刻,亲口告诉儿子,她为自己的儿子自豪骄傲。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是父亲送我的邓稼先的传记,那时看到这里的我已经泪流满面。当晚,我拿着书去问父亲:“爸爸,自古忠孝真的难以两全嘛?”

茶桌前,爸爸依旧喝着他最爱的茶水,微微的笑着说道:“让你看这些书不是让你感伤这些小故事,人生何处无遗憾,自古忠孝难两全,然而孝道亦分大孝与小孝,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成大孝者才不以至于人生大憾,而为小孝而置忠义不顾乃是大不孝!”

至今我仍记得父亲这句话,父亲曾告诉我,虽为女孩儿却不可丢弃忠孝节义四字,父母也更是做到了言传身教。

还记得那年夏天,我的一个小说读者突然在QQ上找我,他说他要毕业了,想要去边防,可是不敢和父母说。我问他为何你想去边防。他带着军人的特色,简洁地回答我:“梦想。”

我笑了笑,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敢告诉父母呢?”

他说:“我怕妈妈会想我……”

或许是因为网络,这个年轻的学员向我倾诉着他的心声,我欣慰的笑了笑问道:“你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母亲的不孝顺?”

他犹豫了,发过来一个“是”。

我知道,这个学员和我当年一样有着同样的困惑,我将父亲告诉我的话告诉了他,并让他和母亲好好聊聊。

几日后,他告诉我,他要去边防了,母亲答应他会好好照顾自己,等着他从边防回来孝敬她。

看到这里结尾处他打了一句“谢谢”……

或许现在的这个毕业的军校学员已经在祖国的某个边防哨所扎根,或许他肩上多的那几颗星星更加让他知道自己的重任,或许他完成了自己的梦想,或许他的母亲在家里每日思念却欣慰儿子的选择……

我默默祝福这对母子,他们可以平安幸福……

我还继续着我的生活,写小说看小说,每周内上课,每周末去纪念馆担任讲解员,有时我也会疲惫想念家的温暖。

“一个小城市,不高的收入,和父母在一起,尽尽孝道,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似乎是现代很多年轻人的语调,然而在这句话的背后到底是什么?真的是对父母的孝义嘛?还是自己对命运的屈服,给自己的懒惰找的借口?

我很感谢父亲,那些年教会我的那些道理,让我懂得大孝乃忠义,不忠不义亦不孝。现在的我不会为这个问题烦忧,我更知道自己在面对选择的时候,该怎么做。

天下雪了,山上的路更不好走了,可是每周去纪念馆的人还是很多,这里有太多的故事,这里蕴藏着中华民族最深的精神底蕴。

百善孝为先,在这里,不一样的孝之道醍醐灌顶。

 

孝道,亦分大孝、小孝。若舍小孝而成全忠义,此为大孝;若舍忠义而成全孝义,此却为不忠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