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纪念馆
中国科学院“攻坚克难 爱国奋斗”党员主题教育基地

2016年寒假,我从江苏南通来到北京,参加了中国科学院大学举办的2016年科技实践冬令营。带队的刘红雨老师像是典型的北京人,热情亲近,一口京味儿的普通话像一串脆生生的铃儿。下面就讲讲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些东西吧。
      带我们参观的大哥是国科大在读的博士生,挺萌的,很瘦,带着理科男的特有气质。在物理所高压合成机房,他对询问的教授说:“您还有十二分钟的介绍时间。”虽是半开玩笑,但那背后蕴含的深入骨髓的严谨理性思维,着实令我小小地感动了。一个一个实验室走过去,我尽力听着,捕捉着这些耐心的科研人员讲解中任何一个我听说过的词汇。那些不明觉厉的机器,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敬畏。最后一个实验室是微加工实验室。这个实验室的讲解我是实在听不懂了,我只是很真诚地看着讲解的大哥,心里默念,只要你开心就好。但很快我就发现,大哥的手很白很漂亮,大概是我的手不漂亮才会格外关心。他并不很帅但是给人舒服而可靠的感受,或许是知识对人的浸润作用吧。(PS.这位大哥该多做做仰卧起坐把肚子减下去就完美了>_<)。一路参观下来,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睛里是很单纯的颜色,看得出来是真正热爱着科学的人。
      一个人在科学的道路上坚定地走到了博士甚至博士后的位置,身上的气质也会自然而然地与我们有所不同。很自信很知性,讲起自己的专业知识,像带着光环。但说话却是很谦和很柔软的。不是娘娘腔式的柔软,是一种人的知识达到一定高度后自然而然展现出来的淡然谦逊,这应当是学者本来的样子。
      国科大带队的老师主动告诉我们,北大清华就在附近,你们可以在闲暇时间去逛逛。这是学者的善良与单纯,他知道大家都向往着那里,于是即使有可能使生源损失,他都愿意善意地告诉你这个。国科大席南华院士的讲座更是让我印象深刻。提问的时候他很真诚地说:“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所以我不太了解。”没有人觉得他是个不够格的院士。
      我想这便是作为学者,作为大学的自觉。严谨,谦逊,执着,单纯。浮躁的学术界,正是需要这样的严谨的伟大和单纯的可爱。若是真的热爱,真的想沉潜下去做学问,这或许是很好的选择。国科大很让我触动,曾经只能出现在书中的谦谦学者风度,今天我在中科院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我来到国科大冬令营其实是在探索一种可能性,一种我会不会有可能做科研的可能性。我之前一直在想的大学专业都是金融啦,法学啦,建筑学啦这类热门专业。当我听到这个冬令营时,我很惊诧,虽说谈不上热爱,我竟对科研并不抗拒,于是我就来了。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智商碾压,我大概知道空有对这所学校的欣赏是没有用的,凭我这个仅仅有点聪明的大脑以及从未经过系统竞赛培训的底子是不够的,尽管我知道我是认真而踏实,能够沉静下来的人。但我希望,会有一些人看了我的文章,愿意去选择那里,将科学作为自己终生致之的信仰。

参观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纪念馆参观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纪念馆
参加冬令营的同学们在听取“龙芯”总设计师胡伟武研究员的报告参加冬令营的同学们在听取“龙芯”总设计师胡伟武研究员的报告

在距离科学最近的地方合个影在距离科学最近的地方合个影